并不是痴汉。

天下第一酷。

如果角儿们打游戏。

如果九辫吃鸡
“翔子,你把你内98K给我呗,我拿UZI跟你换,你又看不见——”
“站着别动啊,站好了”
“干嘛啊?”
“刚你身后有个人瞄你,现在死了”
“九郎好帅。”
“这回不要我98K了?”
“给你给你都给你,衣服都给你”
“我不穿旗袍。”

如果良堂吃鸡
“哪里的枪声!打我!我靠我靠我靠我怎么不掉血呢?”
“先生,我打的。”
“干嘛。”
“吓唬您比打人好玩儿。”

如果祥林吃鸡
“老阎你把这个捡了”
“老阎你把那个捡了”
“老阎这有个摩托你骑一下”
“老阎……”
“我说少爷您当我收破烂的呢?”
“我感觉你应该背得动这么多东西”
“这玩意儿又不是根据我体重建的模!”

如果龄龙吃鸡
“黑儿子看爸爸给你秀操作!”
“我是你爸爸”
“儿子你身后有人,死了。”
“谢谢儿子保护爸爸。”
“不用客气,爸爸该做的。”
与此同时的队友:屏蔽,这俩人真特么吵。

如果贤梅吃鸡
“小梅我跟你说我玩这个玩得可…有人打我诶诶诶人哪儿呢…凉了。”
“你玩得可什么?”
“可菜了你一定要给我报仇梅梅!”
“一人机都能把你打死,你俩大眼睛长着干嘛的。”

一个靓丽语c群。
富贵人间(bushi)德云社诚邀各位角儿加盟,新群空皮多,除了妖魔鬼怪什么都要,你讲话就有故事。

大爷不来玩儿吗?

602518337

【九辫】警察叔叔快把我舅舅抓走

众所周知,张云雷有一个圆滚滚胖乎乎梳着长生辫儿的小外甥安迪,小张对这个小外甥尤其疼得紧,每次回了玫瑰园都得给带点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小外甥也倍儿喜欢这个漂亮舅舅,安迪语:才不是因为舅舅给买玩具,但是安迪对张云雷的喜欢今天出现了裂痕。

“舅舅舅舅,我想吃糖!”小胖墩儿从门缝钻进卧室爬到了张云雷的床上,一对儿葡萄似的眼睛眨呀眨呀别提多萌,张云雷此时的内心早已炸起了烟花,但是转念一想自家姐姐千叮咛万嘱咐过不能给安迪吃糖不然又要牙疼,张云雷只好抬手拍拍安迪的小脑瓜:“乖啊,糖有什么好吃的,不吃糖。”

“好舅舅,糖好吃!”

“不好吃!”

“舅舅大坏蛋,不喜欢舅舅。”安迪莲藕似的小胳膊在胸前交叉,本来就圆的小脸气得鼓鼓,扭头出了卧室只给张云雷留下一个倔强的背影,然而没过几分钟又换了笑模样蹭进卧室。

“好舅舅,咱们出去玩吧!”

“出去玩可以,不能吃糖。”

“好!”

张云雷没多考虑怎么小不点变化得这么快,随意换上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戴着个黑帽子晃悠悠的带着安迪下了楼,看着安迪欢喜的模样还在内心感叹小孩儿就是好哄,然而出了门后安迪的举动却让张云雷惊呼自己真是太天真。

走出门就看见片儿警小杨正跟大爷大妈唠家常,无非是小杨怎么还没女朋友,大妈给你介绍一个之类的话题,杨九郎倒也是脾气好,乐呵呵的挨个应付着大爷大妈的“灵魂质问”,正答着就觉着有人拽自己裤脚,低头一瞅这不是郭家那个小胖小子嘛。

“叔叔叔叔,我有秘密跟你说。”

“怎么啦小朋友?”

“我舅舅是个大坏蛋,你快把他抓走!他不给我买糖吃!一把年纪了还不找对象,每天就欺负我和哥哥!”

“哪个是你舅舅啊?”

“就那个,戴帽子的。”杨九郎似乎很少碰见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张云雷,所以当他看见他的第一眼不由得感叹:这么好看的人还能在真实生活中出现。感叹归感叹,小朋友给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好嘞小朋友,叔叔保证完成任务!”

————————————————

“舅舅,为什么警察哥哥要跟我们一起吃饭。你被警察叔叔抓走了吗?”

“没大没小,叫舅妈!”

【九辫】突发奇想的小段子

最近的张云雷好像不想在玫瑰园待。

“九郎咱出去遛个弯消化食呗。”

“您还没吃饭消化啥?”

“午饭!”

“九郎咱带安迪逛街呗。”

“就你们爷俩那腿脚,是逛街啊还是长椅检查团啊?”

“九郎咱出去对个活呗。”

“这么多年没见你对过活。”

“九郎……”

“你到底怎么了角儿?”

“师父见天儿带着个圆框大眼镜在家看那个破书,什么什么元,还老招呼我去看!逗观众乐还特么用公式,要什么圆的,把你一线天往那一杵他们乐得更欢,烦人!”

我认识的太太居然是正主?【堂良篇】

和我的神仙小伙伴们联文。
指路:
祥林篇:@笙未寂
九辫篇: @张携张劳西
饼四篇: @温如昨先生

以下小短篇正文。

我二十年顺风顺水的人生遇到了危机。

作为一个致力于产出良堂微信小段子又脾气十分暴躁的我,当看到评论区:“孟鹤堂哪有这么嫩。”的时候感觉气得一个头两个大。点开首页发现这位太太很少更新,偶尔写一些堂良的日常小段子却热度不高,仔细看看原来是傻不拉几的忘打tag。为数不多的评论还在说她疯狂ooc,完全不是我们看到的孟鹤堂和周九良。

呵。善恶到头终有报。

抱着看热闹的态度我打开了和太太的对话框。

“太太你好呀,因为您说我写的一点都不像,那请问孟小甜甜平时是什么样的呢?”

“……孟小甜甜?”“噢,孟鹤堂啊。他不经常撒娇。周九良有时候倒是能卖个萌。”

不经常撒娇怎么可能?!九良怎么可能卖萌?!骗人,一看就是个堂良同人文看多了的太太。本着我家的cp可拆不可逆的心态直接关闭了对话框。

然而这个太太似乎成了我的一个执念,之后的半个月每天都在视奸她的主页,还是照常更新着堂良小段子。嗯……好吃。

“太太太太,你发的九良在后台乱跑撞孟孟怀里差点撞一跟头也太逗了吧!”

“是啊,我们九良就那么可爱”

“太太太太,我好想看孟哥发微博呜呜呜”

“估计一会要发微博”

微博特关突然提醒孟鹤堂发了一条微博,配图是堂良二人背着情侣包在机场的背影,脑中满天飞着:他们俩为什么还不结婚啊啊啊,却没有发现太太开了光的嘴有什么不妥。

“唉,我明天要去长春小园子逮孟哥”

“哈哈哈哈非得逮吗?他们俩在上海录节目呢。”

“唉我的孟哥也藏不住了……”等等?!聪慧如我忽然意识到从来没有人得到堂良录节目的消息,只知道长春哈尔滨都来不了,难道……这个太太是演出部的?以我容量不高的脑瓜子只能想起来演出部有张盒饭……卧槽……隐藏的堂良粉头子。

“太太,堂良三宝不去呼和浩特了,准备的礼物都白准备了…”

“?”

接下来是一条长达30s的语音,以及一张后台堂良无水印独家自拍照。大概的意思是说虽然没办法去呼和浩特了,但是以后总有机会能见到的。

歪?幺二灵吗?我认识的太太是正主怎么办。

“太太!不是不是,孟哥,我我我,你你你,你写的小段子是真的吗?”

“是啊,九良直接撞我怀里了,所以下次记得站堂良。”

————————————
“孟哥孟哥,大林真的那么奶吗?”

“还好吧。”

“孟哥孟哥,辫儿哥真的那么浪吗?”

“不,很蔫。”

“孟哥孟哥,老秦真的那么傻吗?”

“对。”



再念叨几句:呼和浩特没等到堂良,长春小园子也没逮到堂良,很难过。等着11号看节目啦!日常思念孟孟和小先生——

【九辫】大神带带我chapter.5


“就剩一个人了,一会儿我站出去引他然后你打死他咱就吃鸡了。”张云雷头也不抬的对杨九郎讲解战术。

“行,你小心点,咱俩一起赢。”

“老阎你看看他俩~!@#%?”郭麒麟刚要说话就被阎鹤祥捂住了嘴,同时在他耳边念叨:“我总觉着你老舅他们俩有事儿,你说呢?……说话。”

被捂着嘴的郭小可爱只能以暴风点头来回应。

“15度方向石头后面。”

“好。”张云雷蹲着从树后面慢慢移动到敌人的视线里,还没等瞄准敌人张云雷就感受到了有子弹贴身而过,看看包里就剩下最后一个破片手榴弹,反正有杨九郎在肯定能吃鸡,自己不如也搏他一搏。

点开手榴弹几秒也没能瞄得太准,左右移动着方向眼看还有两秒就要爆炸,张云雷只好随便选了差不多的方向扔过去,正巧敌人也从石头后面跑出来准备殊死一搏,好巧不巧的正撞在张云雷扔过去的手榴弹上,伴随着一声巨响手机弹出界面“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卧槽老舅你还会卡时间!”全程观战的郭麒麟对于张云雷的进步十分震惊,双手直接抱住了张云雷的小脸揉捏,最近有点吃胖的张云雷两颊鼓鼓无辜的眨巴眨巴眼。

“那什么,张云雷,咱俩刚才说吃了鸡你答应我个事儿……。”被张云雷的小模样萌得不要不要的杨九郎还不忘自己的赌约,把被蹂躏的张云雷解救下来才缓缓开口。

“啊?超过五十块钱的事儿明天再说。”

“你跟我过来一下。”

杨九郎心里打的如意小算盘怎么能让壮壮小朋友和林林小朋友见证,只好把张云雷支到奶茶店外面。

“那什么……张云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啊?不是,我真没像大林说的那样会卡时间,你还得带我吃鸡呢”

“不是,就是……我吧……”

“你爸?你爸也想跟咱们玩?叔叔真时髦。”

“张云雷你别打断我!”

“噢,噢你说。”状况外的张云雷看着支支吾吾的杨九郎似乎也猜到了他要说什么,小脑瓜飞速转动想着要怎么答应才显得自己矜持一点。

“我喜欢你!”告白也带着北京男孩儿特有的豪爽,本来白嫩嫩的脸儿泛着点红,不大的眼睛写满了真诚,说完杨九郎就用力抓住了张云雷的肩膀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你一会儿给我攥散架了…我也是…。”

“你说啥?”

“就说一遍,听不见算了。”

“听见了听见了。”杨九郎美滋滋的攥起张云雷的手推开门回了奶茶店。

“壮壮,这是你妈妈。”“大林,这是你舅妈。”

“是人吗你?”“滚滚滚!”

“以后请小张老师多多指教。”杨九郎把手中的奶茶递到小张的嘴边。

“别呀,大神带我呀。”



——————————
不出意外的话就到这里啦!
本来是自己作为吃鸡小白被各种带飞想起来的脑洞,现在文草草收尾倒是把吃鸡玩的挺顺手…………
可能会写小番外,肯定是游戏相关啦
马上铂金的菜鸡少女想和大家约游戏!

德云微信小段子之~!#%“”*?”

@你可愿渡我 召唤

我们俩文疏才浅,能博您一笑就好,能让您觉着有三分像更好。最低起码得让您觉着我俩笔下是两个正儿八经的爷们儿。

大神带带我chapter.4

“杨九郎你跟一强盗似的,你走过的地方连个平底锅都不给留。”阎鹤祥眼睛盯着手机屏幕,眉头皱着同时怼了杨九郎一下。



“老阎老阎,我这还有四个手榴弹。我有个危险的想法……嘿嘿嘿。”



“我还剩俩。我也有个危险的想法……杨九郎你特么慢点跑!林林快去!”



平时话不算少的张云雷此时此刻陷入了沉默,跟杨九郎打游戏从来没见他跟自己抢物资,时不时还站哪儿喊一声“来,哥哥给你看个好东西。”,时不时喊他过来给他换一把枪,这个人是什么目的,他是不是想让我屯了物资然后最后把我炸死……张云雷的脑内小剧场又开始疯狂上映,没演到结局就被杨九郎打断。



“上车,跑毒了。”



“诶,这车就能坐俩人啊。”



“他们俩听天由命吧。”



张云雷的心里美滋滋。坐上了车还哼上了小曲儿,嗓音清亮也算是给杨九郎紧张的吃鸡之旅加了点乐趣,与此同时的郭麒麟和阎鹤祥就没有这么自在逍遥了,俩人在圈外疯狂跑,血条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嗖嗖嗖往下掉。



“老阎,我可能坚持不下去了。”



“林林,加油,补点血……杨九郎你个重色轻友的孙子!”



重色轻友嘛意思,说谁色呢?纵使张云雷的小脑瓜在这方面开窍得晚也大概明白了阎鹤祥这句话的意思,杨九郎喜欢自己?想到这里,张云雷扭头看着旁边皱着眉毛打游戏认认真真打游戏的杨九郎:脸颊鼓鼓得看起来手感就不错,眼睛倒是不大也不知道看不看得见屏幕,还有一乐露出来的那口芝麻牙,亲的时候也不知道咬人疼不疼……卧槽我在想什么。



“张云雷你玩个游戏脸红啥。”



游戏里不管不顾向前狂奔的郭麒麟得空抬头看看张云雷,就见他脸红扑扑得一副娇羞的模样,郭麒麟伸手过去摸了摸张云雷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小声嘀咕着也没发烧啊。



坐在张云雷旁边的杨九郎也发现了张云雷的异常,趁着等着缩毒圈的空当扭头看小张却被他一巴掌按回手机屏幕:“瞅什么,小眼巴叉的,一会儿就来人把你突突突突了。”



强装镇定的小张虽然看着手机屏幕但是心已经飞到九霄云外,为了掩饰尴尬在桌子底下晃荡着两条大长腿,好巧不巧的一脚踹上杨九郎的腿。



“嚯,张云雷你下脚够狠的了。完了,瘸了。”



“我没使那么大劲儿啊,那你说怎么办。”



“一会儿咱要是吃了鸡,你答应我件事儿呗。”



“到时候再说。”



“哎呦呦呦呦腿疼……”



“行行行别演了,来人了。”

——————————
此时的祥林:



“哥,这个游戏把队友打死会不会受处罚?”



“我觉得不会。”



“要不咱动手吧。”

德云微信体小段儿

今天出镜的是九辫。

仍然是和 @你可愿渡我

【九辫】不会起名字了凑活看吧

杨九郎的午觉是被张云雷的一jio打断的,美梦里的满汉全席全都成了一睁眼面前眼圈红红的小张老师,看起来既可怜又委屈,然而这种错觉只持续了没有两秒,小张老师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非常灵活的一个扭身用后脑勺对着杨九郎。



“介特么破天下了一周的雨了!”


“是。”


“天气预报说至少还得下一周!”


“可不是嘛。”


“浑身上下哪儿都疼。”


“多新鲜呢。”


“我用你在床上捧我?我腿疼!日子没法过了杨九郎,你麻利儿搬沙发上去,给我自个儿腾地方!”


也不知道是起床气作祟还是阴天容易脾气暴躁,平时动一下都懒得的小张老师气得在床上打滚,杨九郎正纳闷这腰疼腿疼浑身都疼的人怎么撒起泼来这么得心应手,就被张云雷一记眼刀赶出了卧室,临走还不忘给小张带好了门。


刚在沙发上摆好了枕头铺上被子就听卧室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翔子,翔子!你快来!”


大概是小张老师消气了吧。这么想着杨九郎推开卧室门,好家伙,差点被床上这“玩意儿”吓死,白色的被子裹了张云雷满身,要不是剩一撮坚强的头毛还以为是谁家蚕宝宝成了精。


“张老师您受累再待三十秒,我取了手机给你照个相就救你出来啊!”


“等我出去你死定了你小眼巴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