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痴汉。

天下第一酷。

他说相声的时候该捧照样捧,他当歌手就让其他粉丝捧吧。


【九辫】这是一个小段子

杨九郎和张云雷是两个大学生,离着七百多公里,12个小时的火车,一个小时的飞机。非要说他们有什么关系就是俩人是自打高中就带上来的男朋友。


跨年这天俩宿舍都嗨到半夜,俩人电话也没断一直打着,张云雷的酒量一般抱着个手机就爬上床,小半瓶的白酒就唤起了他的瞌睡虫,耳机还挂在耳朵上家开始呼呼大睡。



杨九郎刚跟哥们儿干杯就听见耳机传来极有规律的杂音,像小猫爪子挠在心上一般,许是电话那段的小祖宗起了玩心,杨九郎压低了声音用气音缓缓开口:



“你是对着麦克风吹气儿呢吗?”



张云雷被突然增大的声音吓得直接惊醒,哼哼唧唧的拿开挂在自己嘴边的麦克风:



“我睡着了……”



“起来喝点蜂蜜水再睡,要不明儿头疼。喝完就睡吧,我的小朋友。”


【九辫】破镜重圆

答应大家的甜甜。↓↓↓


张云雷和杨九郎曾是大学同学最羡慕的一对恋人。


住着一个宿舍,有事儿都能互相照应着,随时随地约会省了日常大笔的开销,唯一不好的就是俩人同性一时半会还不能受到来自家里的祝福。所以毕了业杨九郎的家里就开始疯狂给他安排相亲,张云雷也和他从一个月一吵慢慢变成一周一吵,三天一吵,直到结束。


不欢而散让张云雷面对大学同学聚会都有点打怵,都说真正爱过的人分手不能做朋友,张云雷的怂把他的爱也表现得清清楚楚。幸好铁瓷说杨九郎出差赶不回来他才从从容容的赴宴。然而一打开门就看见那个小眼巴叉跟个面团似的男人,比以前瘦了很多,但还是带着未褪的少年气。


环视一周就剩他旁边一个位置,硬着头皮也只能坐下。要说对他没有感情是假的,然而谁知道几年不见他有没有什么变化,张云雷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似乎并不想做。



“最近……挺好的啊?”杨九郎先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挺好的。你女朋友……”


“没有。”


“噢……我去个厕所。”张云雷刚站起身杨九郎便跟了上去,俩人都选择性的屏蔽了同学的议论直接走出了包间。


刚拐进洗手间张云雷就被杨九郎按住了肩膀,不大的眼睛死死盯着张云雷,似乎酝酿了许久也没能说出来个所以然,而张云雷也不愿直视他的眼睛,正四下乱瞟时就被对面的人封住了唇。


杨九郎的舌尖先是细细描摹着他的唇形,像是对待一精致的工艺品,被突然的一吻吓愣住的张云雷慢慢的回过神去回应他的吻,他们一个手攀上对方的腰,一个手捧着对方的脸,用几年前最熟悉的姿势让这个迟来了几年的吻变得愈发激烈。


“磊磊,咱回家跟爸妈说。爸妈不同意咱就…等他们同意。”


“好。”


“磊磊,我想你了。”


“我也是。”


【九辫】刚刚好。

算不得BE,现实向。

张云雷回来了。

简简单单六个字差点儿让德云社炸了锅,三年前不告而别去了国外的张云雷又回来了,连去机场接机的郭麒麟心里都有几分打怵,毕竟他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张云雷当年走的原因的人。

那年他还跟杨九郎是搭档,见天儿台上秀着恩爱,跟别的演员风格不大一样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同,按郭麒麟的话来说人家是真情侣当然跟好兄弟装情侣感觉不一样。

郭小少爷的狗粮吃了能有那么十几个月,张云雷突然在一个雨夜拎着个大行李箱砸开了他的大门,偏长的刘海被雨水打湿耷拉在额前,半袖也湿了个透狼狈的不行。

“哎呦祖宗怎么了这是,赶紧进来。”

“我订了机票,一会送我去一趟机场。”

“九郎哥呢?”

“不用管他。”

去机场的路上一路无言,临进了安检张云雷才淡淡抛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家里逼着他相亲结婚,分手了也裂穴了。”

郭麒麟觉着这个打小儿就又轴又犟的小男孩儿走进候机厅的背影都带着点决绝,开口想劝只是动了动嘴也没能发出声,只是给他发了条微信说回来的时候打电话叫他来接机,没想到这人一杳无音信就是整整三年。当航班落地时郭麒麟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说点什么,要不要给他一个拥抱,能不能提杨……杨九郎半个月以前刚办完婚礼的事要不要跟他说。

头脑风暴还没完事儿就看见那个瘦高的声音在人群中十分惹人注目,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蓝色外套的毛领还给他增了几分贵气,戴个金丝边眼镜怎么看也不像小学肄业的人。

“老舅!舅爷您回来啦!”

“回来啦。”

一路车上又是谜一般的死寂,似乎谁都不愿意打破这份宁静,直到一个岔路口前。

“大林,咱直接去翔子家吧。”

“翔子…请了年假了估摸着现在不在国内。”

“嘿,他上个月才跟我说想我,我这包丢了证件手机全丢了,刚补完就回来了。他怎么人还跑国外去了?”

郭麒麟思考了半天措辞才慢慢开口:“九郎哥,度蜜月。”

蜜月二字声音不大却在张云雷耳边炸开,空中遇着颠簸气流时他没怕,在国外遇了抢劫的他也没怕,现在他许是怕了。

“九郎哥…结…”

“嗐,等他回来我得给他包个大红包,怎么说也是曾经的搭档嘛。咱回玫瑰园,不知道安迪还认不认识我这个舅舅了啊。”

大人的世界没有张牙舞爪,多的只有不动声色。

大人的世界也没有那么多刚刚好,有的只是刚好错过。

刚好我回来,刚好看见你很幸福。一切都刚刚好。

补一个和我可爱特儿的面基的故事。

2018年年初就知道了我们特儿,真正熟悉起来是上半年,后来命运的推手阴差阳错的把我们推到了同一所学校。


其实第一次和特儿面基是被学校安排的明明白白(…)这次就算第二次叭!


1207呼和浩特巨冷!坐着公交车去见特儿的时候仿佛要见异地男朋友的小姑娘(?)特儿跟我想象中没什么出入,一样的巨可爱!!!(不得不说虾饺真好吃)


特儿真的是个炒鸡温油的人,前一天晚上我睡得比较晚,特儿要起早考试,然后我睡觉比较轻,就看见特儿在黑暗中蹑手蹑脚怕吵醒我,心里特别特别特别暖!!!


四川火锅也好好次哦…。跟特儿一起深入探讨了许多相声圈子里的事,感觉好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


最后!实名夸奖特儿弹吉他,大上午十点多俩人在宾馆弹吉他唱探清水河(……)再实名夸奖来自特儿的情侣款壮壮老师和一人一个的金东胸针。


期待下一次与特儿的相遇💓 @real_Light


【九辫】直男(?)老杨的某一天

今天的杨九郎也很生气,一对不大的小眼儿死盯着床上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撮头毛的人。


“你吃不吃药。”


“……”沉默是今晚的磊磊


饶是杨九郎对着他发不起脾气,看着他发烧小脸儿红扑扑的也气不打一处来,杨九郎把水杯和药往桌上一放直接坐在了床边:


“张云雷你信不信我一巴掌……”


话还没说完,一对儿迷茫的大眼睛从被子里探出来死死盯着杨九郎,虽然身体不舒服但是怒气似乎也从这对儿会说话的眼睛里满溢出来。


“我一巴掌……打我自己脸上。”


张云雷没绷住直接笑出了声,难得配合的喝下了苦不拉几的退烧药又缩回了被子里。


“角儿,咱这感冒发烧呢就不能吃黄焖鸡了啊。”


“你别戳我痛处。”


本意想伸手进被子里摸摸张云雷有没有出汗,被他这么一句话,杨九郎的手直接换了个路径挤进他睡裤捏了一把手感颇好的屁股。


“我哪儿敢戳您痛处,我戳戳您爽处啊。咱出点儿汗就退烧了。”


【九辫】直男老杨的一天

“九郎?”张云雷靠着床头刷着微博,杨老师怕他冷了所以家中暖气开得倍儿足,这时候有点热的小张想起了冰箱里的半个柚子。


“嗯。”坐在客厅里满心满眼足球的老杨似乎自动屏蔽了张老师的呼唤。


“九郎?你今儿怎么不跟我说话。”


“话。”


“砰!”得了,房门一声巨响,磊磊闪亮登场。


“九郎你猜我看什么呐?”


“什么?”



“我看看这个药膳啊,哪个跟哪个不能一起吃,毒死你。”



“啊?”根据小张老师事后描述,这次难得看清了杨老师的眼球。


【良堂/堂良】直男老周的第二天

今儿俩人都不想做饭。

实际上是孟孟不想做饭,更不想让九良做饭(实际上是不想收拾厨房),所以两个人愉快的决定了定外卖。

一到了天儿冷的时候就特别想吃麻辣拌。孟哥给自己找着借口订了个麻辣拌,顺便给周九良选了个拉面。

外卖到了孟儿不住地来回打量两个盒子。

“九良,我这个面……好方便啊。”

“?”

“不是,我这个面好像方便面啊。”

“??”

“你这个面……好拉啊。”

“您要是不想吃饭趁早下桌,好吗先生。”

【良堂】直男老周的一天

今儿的孟哥很开心。

巨开心。

巨无比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开心。

所以他今天萌生了一个美(zuo)好(si)的想法——对周九良说骚话。

“九良!我想跟你说骚话!”

“说吧。”

“……”

孟鹤堂沉思。

孟鹤堂陷入沉思。

孟鹤堂深深陷入沉思。

“想不出来就别强迫自己了好吗先生。”

一想到你呀就让我快乐
就好比蜻蜓呀

看见绿草的油亮
像妈妈轻柔的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