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痴汉。

天下第一酷。

德云微信体小段儿

今天出镜的是九辫。

仍然是和我对象 @你可愿渡我

对象逛超市逛出的脑洞,可能构思得太入神还差点~!@#%“”*?”打上马赛克免得给她丢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嘘。

【九辫】不会起名字了凑活看吧

杨九郎的午觉是被张云雷的一jio打断的,美梦里的满汉全席全都成了一睁眼面前眼圈红红的小张老师,看起来既可怜又委屈,然而这种错觉只持续了没有两秒,小张老师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非常灵活的一个扭身用后脑勺对着杨九郎。



“介特么破天下了一周的雨了!”


“是。”


“天气预报说至少还得下一周!”


“可不是嘛。”


“浑身上下哪儿都疼。”


“多新鲜呢。”


“我用你在床上捧我?我腿疼!日子没法过了杨九郎,你麻利儿搬沙发上去,给我自个儿腾地方!”


也不知道是起床气作祟还是阴天容易脾气暴躁,平时动一下都懒得的小张老师气得在床上打滚,杨九郎正纳闷这腰疼腿疼浑身都疼的人怎么撒起泼来这么得心应手,就被张云雷一记眼刀赶出了卧室,临走还不忘给小张带好了门。


刚在沙发上摆好了枕头铺上被子就听卧室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翔子,翔子!你快来!”


大概是小张老师消气了吧。这么想着杨九郎推开卧室门,好家伙,差点被床上这“玩意儿”吓死,白色的被子裹了张云雷满身,要不是剩一撮坚强的头毛还以为是谁家蚕宝宝成了精。


“张老师您受累再待三十秒,我取了手机给你照个相就救你出来啊!”


“等我出去你死定了你小眼巴叉的!”

最近忙着暑期社会实践和宣讲简直昼夜颠倒,先停更一段时间,等忙完一起更新——。
另外点梗的话,社里比较大势的cp我都吃
糖🙆
刀🙅
车🙅
大家随意点梗呀,我这个手速慢产量低的…。会写但是可能慢。
微信体也可以哦,带着我对象给你们秀xxx

一百粉点梗没有人理,希望二百粉有人理理我,显得不那么尴尬

让我来看看谁是幸运的第200个粉丝!

德云社微信小段儿。
@你可愿渡我 日常召唤我的爱人。
聊着聊着忽然开车差点停不下来哈哈哈哈

德云微信体小段儿。
这是一个张云雷和孟鹤堂喝酒喝多了拿错手机告错白的故事。
@你可愿渡我 我的爱人出演狗粮老师。他这个背景图没被我打死证明我俩是真爱。

一个宣传。

性感二爷在线邀请各位。

笙未寂:

占tag致歉。两天后自删。


说实话,前一个文那么多人喜欢我也觉得受宠若惊。
现在想弄一个同人文中人物设定的语c群
欢迎加入德云大戏班,群号543111205。
号码543111205
重复543111205
或者加我:674808219我拉你


不禁白,但是太白的话你得听劝。有兴趣的话就来嘛。原文设定老郭就是班主啦!大林二爷小四是唱戏的演员,九良是弦师。
老阎是司令,九郎是赫赫有名的开首饰铺子琅芸轩的商人,烧饼是最知名的鼎香楼大饭店的大掌柜,堂堂手底下好些个古玩店。


其他人的设定的话,
一队二队三队的,分别都是戏班子里头的人具体职业可以自己定啊。戏班子里头的演员,弦师,剧务,总经理还是啥的都行…【于大爷乐意的话就副班主,不乐意的话就开烫头房xxx】


四队和六队【就是阎鹤乡和张鹤伦手底下的】分别属于司令部,具体工作也可以自己想,大兵,秘书,副手,警卫员,参谋长之类的。


五队就是烧饼那边儿的,在鼎香楼工作,可以是厨子,店小二,管账先生之类的


七对跟堂堂在珍宝斋古玩店,可以是呃鉴定师掌柜店小二之类的。


八队跟九郎做首饰,设计师,各类工匠甚至是跟班都可以。只要想的出来有用的职业都可以自己拟定。
         来玩儿啊——

【九辫】大神带带我 chapter.3

星期日这天风和日丽,风轻云淡,我编不下去了,风可忒大了,C大男生宿舍门口一高一矮两位小俊男正展开一场拉锯战。



“我不去!死都不出去!一会儿给我刮飞了!”



“你不去你就是说话不算数!撒谎被狼吃你知不知道!我跟你说张云雷……”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说了不去就不去!”



“油炸糕黄焖鸡多加小香菇小青菜,三顿!”



“走吧。”张云雷猛的一撒手闹得郭麒麟一个趔趄,打又不敢打,骂也不敢骂的郭麒麟气得腮帮子鼓鼓,一鼓就直接鼓到了阎鹤祥面前。



“大林怎么了这是?谁又欺负你了,咱打回去。”



郭麒麟表示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只能朝着张云雷一努嘴,而此时另一方张云雷小朋友毫无欺负人的自觉性,甚至没有注意到郭麒麟的小动作,此时此刻他的目光都集中在阎鹤祥身后白得反光的人身上。



“你好,我叫杨九郎。”



“我张云雷。你是阎鹤祥的……?”



“我是壮壮小朋友的家长。您是?”



“噢,我是郭麒麟他老舅。”



杨九郎惊,杨九郎震惊,杨九郎非常震惊。他脑海中郭麒麟的老舅怎么说也得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小黑胖子,谁知道面前这人瘦瘦高高一副清冷模样跟郭麒麟仿佛八竿子打不着边儿,就是这高冷的样儿怎么也看不出哪儿妖孽,嘴歪的人果然不可信。



“小舅舅!咱喝点东西去吧!我快饿死啦!”也不知道阎鹤祥怎么两句话就把气了一早上的小人儿哄得来了食欲,一只手拽着阎鹤祥,两条小腿儿倒腾得飞快奔着奶茶店头也不回。



张云雷这腿以前受过伤,阴天下雨就酸胀得不行,只能慢悠悠的像个老大爷似的往店里走,杨九郎见这人走路姿势怪异估计是哪儿不舒服连忙上去扶住张云雷,状况外的小张先是被吓了个激灵,看看旁边大白馒头似的杨九郎倒也不反感,索性让他扶着进了奶茶店。



许是为了应着最近正火的绝地求生,店里的装修处处带着点游戏特色,墙壁上画着穿迷彩服的Q版小人儿,有的已经吐魂头顶大大四个字“落地成盒”,有的趴在地上身旁写着伏地魔。



“小舅舅小舅舅,落地成盒,你。”拽着张云雷过来点单的郭麒麟指了指墙上的图画。



“去你的吧郭麒麟,我好歹也吃好几次鸡了!”张云雷认真的准备点单随口回应了郭麒麟一句,甚至连头都懒得抬,或许他回应郭麒麟也不用抬头,谁知道呢。



“连张云雷都能吃鸡,这游戏该卸载了。”阎鹤祥打开手机屏幕作势就要卸载游戏,激将法在张云雷身上一顶一的好用,他随便指了几款饮料就拽着郭麒麟回了座位。



“正好咱四个人四排,你看我能不能打着人!大林!邀他俩!”气头上的小张老师忘记了自己的女号和自己的傲娇小萝莉,仅存一丝理智的郭麒麟也没能拦住他点击同意邀请的小手。



“九郎我邀你啊……卧槽哈哈哈张云雷傲娇小萝莉!”刚邀请完杨九郎就看见张云雷的角色顶着一头骚气的银发穿着个小旗袍进了房间,同时进来的还有……鲍比希尔馕。



“呃……张云雷,你外甥女儿……是郭麒麟?”



此时的杨九郎表示自己的脑子似乎不够处理这么大的信息量,自己一直带的小菜鸡竟然是自己的理想型,带着理想型打游戏是什么感受,急急急,在线等。



“没错。”



表面上强装淡定的张云雷此时也有点坐不住了,自己没有外甥女不就暴露了自己玩了个骚气的女号,杨九郎会不会把我当成变态啊,还能不能带我吃鸡了啊,以后会不会落地成盒从黄金掉回青铜啊……张云雷已经脑补出了自己跳伞没落地就被人家突突死的悲催场面,还没来得及往下想就被郭麒麟的怒吼打断:



“张云雷我跟你拼了!!!谁特么是你外甥女!!!”

争取早点儿完结,故事应该不长。结束之后会写好多馕和辫儿吃鸡的小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