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痴汉。

天下第一酷。

【九辫】一对核桃引发的惨案(上)

混迹lofter多年,处女文献给九辫
今儿坐车产生的脑洞,估计是个短篇,结尾还得有个小车车
OOC是我的
以下是正文

————————————————————

张云雷是个小老板,他这店铺跟别人家可不一样。木质的牌匾上五个工工整整的大字“一家文玩店”,屋里镂空的莲花熏香炉常年焚香,早檀晚沉,偶尔也自己制些香料,这小张老板还独爱鹅梨帐中香。文玩店天儿冷的时候挂一红绒的厚门帘,天儿热了就换成全是金刚的一串门帘,按他的话来说“五瓣儿金刚嘛,又不值钱,摆着就当让客人帮着盘了。”



也不知他这个不大的门面怎么挑的,倒是个冬暖夏凉的好地儿,又不太潮,索性手串就露天放个绒布上也不怎么打理,要么躺在红木躺椅上盘他那对满天星核桃,要么给他那白色的波斯猫顺毛,卖出去文玩全当结缘,卖不出去也不愁,但就一点,您要是不喜欢文玩拿这当小葵花妈妈课堂来普及知识,小张老板翻了脸真往外赶人。这一片卖文玩的都传人家小张老板家底殷实不愁吃穿,开个买卖全为了消磨时间。老顾客打趣说小张老板跟这猫一模一样,闻此他也只是乐着眯了眼扶一扶他那副金丝边眼镜。



铺子开了几年也没什么波澜,直到这么一个雨天的下午,小张老师卖文玩的生涯受到了冲击。



“诶,这雨太大了劳烦您收我在这避避雨,您这什么门帘啊怪硌……手。”



一口京片子的男人掀开门帘第一感觉就是,真好看。杨九郎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红木椅子上躺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皮肤本就白,穿着一袭亚麻白衣白裤,衣服肩膀处绣着唐草暗纹,手里拿着一卷古籍但金丝边眼镜已经滑落在鼻尖,双眼闭着似乎在小憩。大概是杨九郎刚这几句话扰了他清梦,张云雷的睫毛抖了抖睁开了双眼。



这人为什么梦游?



张云雷看起来内心平静。



这是张云雷睡醒的第一反应,再看这梦游的主儿一身的潮牌怎么看也不像玩文玩的,进了店的皆是缘份,况且这外面下着雨也不能把人往出赶,张云雷索性放下古籍一只手托着腮看这小眼巴叉的货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诶老板,您这个吃什么剩的核还不扔啊?”



“那是小金刚,谁让你扔了!”



“噢,噢……老板您怎么把藕片也放这啦?”



“那是象牙果雕的,别往嘴塞,把你牙硌下来不管赔。”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这个核桃可怪好看的。”



“喵。”



正赶着杨九郎摸摸这个看看那个的空当,顺着门帘缝里钻出一只纯白色波斯猫,脚步轻巧的蹿上张云雷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杨九郎一回头就看见这猫眨着水蓝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杨九郎是谁啊?论怕猫,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往后退了几步整撞在那摆着核桃的柜子上,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把柜子撞得晃了三晃,也是赶巧张云雷来了勤快劲儿非把他那对满天星放到最高的地方当个镇店的,现在他那对镇店的核桃摔碎了尖正在地上可怜巴巴的躺着。



“我说你这小眼巴叉的啊,你说说你避雨就避雨,你不认识文玩在我这瞎摆弄什么呢?要不是天儿下雨早把你赶出去了我告儿你啊,介特么是我盘了好几年的核桃你自个儿说怎么办吧。”


一般妇女打不过张云雷,一般爷们儿更是被他说得一愣一愣。对核桃的了解仅限于几十块钱一斤的杨九郎在张云雷蹦出方言的话中意识到自己似乎闯了大祸,他挠了挠后脑勺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开口:



“您看要不这样吧,正好我也没工作,我给您打工还这个核桃钱?”



“行吧,一个月工资三千,慢慢赔钱吧。”

—————
PS:灵感来源于我那对被摔碎的核桃

PPS:感谢儿子帮我构思小张老师的衣服,虽然怹一直嚷着让小张老师脱裤子也没什么有用的建议x

PPPS:大概会有祥林串场

PPPS:没话说了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