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痴汉。

天下第一酷。

【九辫】一对核桃引发的惨案(下)

杨九郎找着工作和攻略对象(?)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他那多年的损友报喜,顺便让这个刚脱单的男人给出出主意如何追到心中的白月光,说起他这个朋友,脑袋大不说嘴还歪,但是人家就靠着人格魅力和套路把郭氏的小郭总连哄带骗弄回了家,按杨九郎的话来说就是:地球七十亿人呢保不齐有个瞎了眼的。



杨九郎把地点定在一大排档是阎鹤祥万万没想到的,不然他也不会让郭麒麟穿得跟个卖保险的似的出门,落了座郭麒麟就跟见了鬼似的惊呼一声,杨九郎刚说完想追一小男孩,郭麒麟就起身把阎鹤祥揪了出去。



“你这朋友哪冒出来的!”“怎么了?”



“这就我说的我老舅刚才说的那个他喜欢的那个!杨六郎!”“你没看错吧大林,人家叫杨九郎。”



“不可能错!眼睛小的不少,眼睛小成这样的不多啊我告诉你,肯定就是,唉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放轻松啊大林。咱就吃一饭,吃完就回家了。”



这一顿饭三个人都没怎么吃好。郭麒麟吃两口抬头鬼鬼祟祟的瞄一眼杨九郎,杨九郎感受到似有若无的视线也得停下来,阎鹤祥瞅这俩人诡异的气氛也不敢开口,一顿饭就这么尴尬的草草结束,没套着什么话的杨九郎正丧气着往车库走呢就听着手机微信叫唤个没完,一打开是阎鹤祥发来的几条语音。



“大林说,想追白月光就买依兰花。”很明显,阎鹤祥的声音。



“千万多买几盆,他就喜欢这个!”脆生的男声一听就是郭麒麟。



被白月光冲昏了头脑的杨九郎没有注意到郭麒麟怎么知道他要追的人是谁,直接给花店打了电话订了几大盆依兰花送到文玩店。



第二天起了一个大早去店里报道,店里放着《四季歌》颇有年代感,空气中弥漫着似有若无的梨子的清甜气味,张老板像初见一样在躺椅上小憩,毫无防备的模样勾起了杨九郎强烈的玩心,鬼使神差的伸出一根食指摩挲着小张老板的薄唇,引得他睫毛抖了抖似乎还不愿醒来,自讨没趣的九郎只好环视四周找点有意思的事儿。



有了前车之鉴的杨九郎不敢再靠近古董柜而是乖乖的在门口等着花店送花过来,却没看到假寐的张云雷泛红的脸颊和看到他出门后勾起的唇角。


“诶!您辛苦,里面请,放门口就行。”



杨九郎给了张云雷莫名的安心,没几分钟就陷入沉睡的张云雷却被莫名的燥热唤醒,阴冷的小店内不知什么时候摆满了依兰花,花香混着鹅梨帐中香是再好不过的催情剂,而罪魁祸首正站在门口盯着屋内领口大敞面色绯红的小张老板。



“九郎。”



“诶,诶怎么了老板。”



“别忍着了。”



————————————————

1.“杨小瞎,你是不是一早就贼上我了?”



“没有,我就是单纯进来避雨的。”


“出去。”



“您说的是下边儿啊还是哪儿啊?”



2.据说事后张云雷不仅没把依兰花扔掉,还连带着鹅梨帐中香一起送给了阎鹤祥。至于大林什么遭遇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3.阎鹤祥对于损友变舅妈这种事很不服气。

评论(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