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痴汉。

天下第一酷。

【九辫】不会起名字了凑活看吧

杨九郎的午觉是被张云雷的一jio打断的,美梦里的满汉全席全都成了一睁眼面前眼圈红红的小张老师,看起来既可怜又委屈,然而这种错觉只持续了没有两秒,小张老师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非常灵活的一个扭身用后脑勺对着杨九郎。



“介特么破天下了一周的雨了!”


“是。”


“天气预报说至少还得下一周!”


“可不是嘛。”


“浑身上下哪儿都疼。”


“多新鲜呢。”


“我用你在床上捧我?我腿疼!日子没法过了杨九郎,你麻利儿搬沙发上去,给我自个儿腾地方!”


也不知道是起床气作祟还是阴天容易脾气暴躁,平时动一下都懒得的小张老师气得在床上打滚,杨九郎正纳闷这腰疼腿疼浑身都疼的人怎么撒起泼来这么得心应手,就被张云雷一记眼刀赶出了卧室,临走还不忘给小张带好了门。


刚在沙发上摆好了枕头铺上被子就听卧室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翔子,翔子!你快来!”


大概是小张老师消气了吧。这么想着杨九郎推开卧室门,好家伙,差点被床上这“玩意儿”吓死,白色的被子裹了张云雷满身,要不是剩一撮坚强的头毛还以为是谁家蚕宝宝成了精。


“张老师您受累再待三十秒,我取了手机给你照个相就救你出来啊!”


“等我出去你死定了你小眼巴叉的!”

评论(6)

热度(121)